世界杯

云阳县龙洞乡龙江村检举黑恶势力

作者:飞龙网 2018-09-16 我要评论

本人刘启松,男,53岁,汉族,原本家住云阳县龙洞乡龙江村十三组。因山峡移民,现己挂靠在云阳县洞鹿乡洞鹿村一组,因为挂靠移民,没有土地和房屋,一家五口人上无...

本人刘启松,男,53岁,汉族,原本家住云阳县龙洞乡龙江村十三组。因山峡移民,现己挂靠在云阳县洞鹿乡洞鹿村一组,因为挂靠移民,没有土地和房屋,一家五口人上无片瓦下无寸土,无法生存,只有在原来的云阳县龙洞乡二道溪码头做点小生意维持生活。

  后来因家里人多,没有住处又买不起房,,于2007年在丰都买来一条水泥趸船,全家人住在趸船上,以船为家,所有的家当都在船上。原云故24号客班船靠在旁边过夜,再后来云故69号客班又靠在旁边过夜,我们相互帮助,相处的很更没有收过一分停靠费。随着我的三个孩子越来越大,要生活,要读书,我们的开销也越来越大,不得已夫妻二人外出打工为持生活,趸船上的日常事宜交由云故69号客船帮忙照看。去年9月份,我和我老婆在外务工时,我老婆突发脑出血,性命垂危,当时就选择了就近的银川市宁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治疗,治疗费达几十万元。但是祸不单行,同年十一月份,为了给我老婆借钱治病,我在浙江乘坐出租车时,因司机操作不当出了车祸,我的脚被撞断,腰椎被撞得粉碎骨折,至今还没治好。这两次变故让我们原本逐渐向好的家庭,再次陷入了困境。

  今年熊大保给我打电话,他说二道溪的码头是他的,叫我把趸船让开,他自己的趸船要靠在我们停靠的位置。我们的趸船在二道溪停靠了十几年,当时的龙洞乡政府(现在的龙洞镇政府)的领导都知道我的情况。而且我现在的情况,根本无法动弹,更没有办法来照看趸船,我们只能依靠停靠在我们旁边的69号客班船上的人帮我照看,如果船被拖走了,没有人来照看,这是非常凶险的。码头本来就是集体所有的,他也没有相关的承包合同,就说码头是他的,根本无视法律法规。和熊大保一起经营码头的还有姜大友,他是龙升村的村长,还经营者龙升村至大麦坨的轮渡,姜大友的村长职位也是通过购买选票,每人200元钱当上的,这件事龙升村的村民都清楚。利用姜大友在大麦坨的关系,他们控制着整个龙洞镇的河运生意。因为他们在云阳县城里面有关系,养了一群打手,他觉得他在红黑两道有关系,欺行霸市,肆无忌惮。2007年的时候熊大保因为和别人争二道溪的码头,还打过群架,将人打残,还赔了几十万元的医疗费用,性质极其低劣,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过,但是因为有关系,赔完钱后,被放了出来没有判刑。

  在没有取得我们的同意的情况下,他们唆使海事局的人,强性把我的趸船拖走,完全不顾我趸船的安全,把自己的趸船靠在那里,也没有派人照看好我的船,我全家所有的家当都在船上,价值几十万元,现在我趸船沉了,他们这是不让我们一家人活啊。另外他还霸占我在靠趸船上面修建的八个鱼池,将鱼池填满,供他们堆放砂石。鱼池也是在2007年修建的,当时我花了六七万元,希望能够做点生意维持生活,可他不也不管不顾,连招呼都不打一个,就给我占了,变为他的财产。在国家大力打击黑恶势力的背景下,他们仍然敢顶风作案,可依然拿他们没法。

  2018年初,重庆就召开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会议确定了全市重点打击的12类黑恶势力。熊大保和姜大友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其中的第二条:把持基层政权、操纵毁坏基层换届选举、垄断农村资源、侵吞集体资产的黑恶势力;第三条:利用家族、宗族势力横行乡里、称霸一方、欺负残害百姓的“村霸”等黑恶势力;第五条:在建筑工程、交通运输、矿产资源、渔业捕捞等行业、领域,强揽工程、恶意竞标、违法占地、滥开滥采的黑恶势力;第十二条:城区、城乡结合部盘踞一方的黑恶势力。

  我全家生家性命全都在这个趸船上,现在全部沉入河底,我们一家人该怎么活?希望有关领导为我们主持公道,肃清黑恶势力,让我们全家有一个活命的机会,还龙洞人民一片净土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www.yflong.com

相关文章
  •  吴京不知道战狼2复映怎么回事?战狼2

    吴京不知道战狼2复映怎么回事?战狼2

  •  朴恩惠离婚,朴恩惠老公是谁?双胞胎

    朴恩惠离婚,朴恩惠老公是谁?双胞胎

  •  新版小龙女造型出炉, 仙气十足神似刘

    新版小龙女造型出炉, 仙气十足神似刘

  •  毒液定级结果是什么,毒液国内什么时

    毒液定级结果是什么,毒液国内什么时